r3n5 s22g p7nj gozq sj8p ct18 rx13 ow9k 51v5 fbpc
书阁网 > 阀阅汉末 > 第598章 汉羌之战 17
  戏忠摇摇头道:“戏某刚来临洮县不久,对这边的情况还依旧处于了解当中。不太好对此事发表什么看法。”

  戏忠偏转头来,看向韦昌,同时,也向韦昌使了一下眼色,道:“韦都尉来了陇西郡好几年了。想必对于这边的情况,一定是一清二楚。不知君对董君的提议可有异议?

  “当然!”

  韦昌眉头一挑,看了眼戏忠后,眼神毫不客气的与董旻对视了过去。至于杨辛这人,他根本就选择了无视。道:“韦某不才,承蒙陛下与当朝的诸位公侯看重,让某出任凉州南部都尉。想必在场的人也知道,南部都尉府的职责就是防范羌蛮。”

  “既然此时羌蛮犯我大汉疆界。某这个朝廷任命的南部都尉,就必须责无旁贷的挑起重任来。所以,某认为,由本人出任临洮县的最高统帅最为妥当。”

  如果要是放在今日以前,在董旻已经明显支持杨辛出任临洮县临时最高统帅后,他会选择向今日白天那样,用拖延的策略来应付董旻与杨辛等人。

  现在,他身后有了戏忠的承诺。也就是高珣的支持,他就有了与董氏叫板的底气。

  “不行。某不同意。”董旻重重的拍了一下在他身前的案几,在案几发出砰砰声中,人也猛的站了起来。满目狰狞的向韦昌吼道。

  “董君,还请暂且熄怒。”杨辛见到董旻的神色后。也立即站起来劝解。他与董旻打交道这么久,深知其为人。韦昌当着董旻的面唱反调,这是在打董旻的脸。如果董旻忍受不住,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,或者把韦昌给杀了。那事情就大发了。

  在一番劝导之后,杨辛向韦昌道:“韦都尉,你虽然是朝廷任命的凉州南部都尉。也确实肩负着防范羌蛮的重责。但是,这次羌蛮犯我汉境却不同往常。不管是烧当羌,还是白马氐羌与参狼羌,他们这次一起犯的是我陇西郡。杨某身为陇西郡都尉,挑起临洮县最高统帅的担子,都是理所当然的。”

  “杨都尉的意思是说,这次的羌蛮犯境,只是陇西郡的家事叻?”韦昌反问道。

  “当然!”杨辛很是肯定的道。

  “董三你也觉得是这样?”韦昌偏头看向董旻。他对董旻没有什么客气之道,直接叫唤董旻在董氏家族中的排号。

  “当然是我陇西郡的家事!”董旻恶狠狠的闷声道。

  “戏先生,你是高府君派到临洮的人,君觉得这次羌蛮犯境,是不是陇西郡的家事?虽说羌蛮人多势众,但是,在高府君的坚壁清野之下,某相信羌蛮在陇西郡待不了多久就会退去。所以,这次战事,我陇西郡你那个单独完全坚守任务,无需外人来插手。”杨辛突然向戏忠问道。

 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他的身上,戏忠眼神很是沉思了一会后,嘴角微微翘起,道:“当然是我陇西郡的家事。”

  “那戏先生的意思是,支持杨都尉为临洮县最高军事统帅了?”董旻一脸诧异的看了眼戏忠。他没有想到戏忠会如此说。毕竟戏忠与韦昌两人刚刚走近。按理说,为了维持他们之间的关系,应该是要支持韦昌才对啊。

  这太反常了!

  难道是戏忠是有什么图谋不成?不管是董旻,还是杨辛,脸上都是狐疑的看着戏忠。可是看着戏忠依旧如故的脸色,又想不出戏忠的目的何在。

  只有韦昌对于戏忠的话,没有任何的意外。在白日那个客舍中的时候,戏忠就已经交代好他了的。要他在董旻与杨辛要争夺临洮县的最高军事指挥权的时候,尽力的为他自己争取一番。并而告诉他,戏忠会在最后支持董氏。

  虽说他想了一个白日,也不知道戏忠为何要这么做,但是,这只是关于高珣与戏忠的事,他也懒得参合。

  不过,此时的他,对戏忠是越来越佩服。以现在的情形来看,这大厅中所发生的事,与戏忠所与他描述的没有一丝偏离。这需要多少的智慧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?

  戏忠在董旻,韦昌,杨辛三人身上巡视了一番后,许久才沉吟道:“陇西郡的事,还是由陇西郡自己解决的为好。”

  “戏先生。。。。。”韦昌一脸着急的配合的戏忠道。

  “对,陇西郡的事,还是由我们陇西郡人来解决。我董氏完全赞成戏先生的说法。”董旻立即附和道。不管戏忠是出于什么目的,先把临洮县这个最高军事统弄到手在说。

  “董君,你这话,戏某是记下了。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说出的话,可不能反悔。”戏忠双眼直直的看着董旻道。

  “当然。”董旻心里顿时一突,好像觉得他是被戏忠给算计了一样。不过,此时也容不得他想那么多,只能咬牙答应。

  “戏先生。杨某有一件小事,冒昧的问一下。羌蛮匪首领着五万余参狼羌兵马,已经兵寇我临洮县也有一段时日了。然而,这段时间来,都是我临洮县的兵马在抵御,郡守府却不见任何动静,但不知高府君是何打算?”

  杨辛倒是从戏忠的话语中,听出了一些苗头。他与高珣打交代虽说比较少,但多少也是知道高珣一些性格。临洮县的战事高珣不会不管不顾的!陇西战事开打了这么久,在这临洮县,太守高珣除了派戏忠等人过来外,就一直没了动静。

  高珣是不是在酝酿什么阴谋?

  或者说,高珣正领着兵马前来临洮县?如果高珣人到来,那他与董氏的一番心血就白费了。他那到手的临洮县最高统帅也会跟着易手。

  毕竟,他与董氏已经把话都说出去了。陇西人的事由陇西人自己解决。而高珣作为陇西郡太守,最高统帅就会毫无争议的落到高珣的身上。

  “杨都尉。你这话说的有些欠考虑。”

  戏忠眼角隐约的抽蓄了下。杨辛看来是已经开始怀疑了。难道他的谋划就有这么明显?不过,戏忠很快回过神来,指着护卫在他身边的程普道:“戏某与程司马这么大的两个人,来到临洮县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,难道杨都尉没有看见?何况,更不用说还在军营,我等还带过来的一两千人马了?”

  戏忠起身,抖了抖衣袖,继续道:“至于君侯他,现在是忙不过来。想必你们也是知道,羌蛮犯我陇西郡,不止临洮县有。在那刚刚修建起来的平蛮寨那边,符信正领着五六万白马氐羌与羌人兵马猛攻。更不用说姜启还领着七八万余烧当羌兵马在攻白石城、河关城了。所以,说实话,我家君侯根本就来不了临洮县坐镇了。”

  听到戏忠的叙说,杨辛顿时松了口气。现在陇西郡的情况,有董氏的帮助,他还是很清楚的。戏忠所说的都是实情。那也就说明,高珣此时根本就自顾不暇,也没有时间与精力来管这临洮县的事。不然,高珣也不会派戏忠过来了。

看过《阀阅汉末》的书友还喜欢